March 8, 2021

敦煌防護林被砍,只為種植葡萄園發展紅酒經濟?

陳楚喬

中國西北的防護林一直都是防止沙漠蔓延的綠色屏障,但近年來卻遭遇大面積砍伐以發展葡萄種植,中國將如何在生態保護與經濟發展中取得平衡?垃圾分類制度和「史上最嚴」限塑令推行後,不同行業和人們的日常生活會發生怎樣的變化?

敦煌防護林

有媒體報導稱,近十餘年來,中國的敦煌沙漠防護林持續遭遇大面積“剃光頭”式砍伐,萬餘畝公益防護林所剩無幾,防沙最後屏障幾近失守。在甘肅省政府1月26日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,有關負責人介紹,陽關林場的防護林大部分栽種於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後期,以楊樹為主。陽關林場依據有關規定,每年都會開展楊樹的改造。

始建於1963年的陽關林場,地處敦煌古陽關腳下,這裡自古以來都是通往西域的門戶和“絲綢之路”南路的必經關隘。在乾燥少雨、大風頻繁的氣候條件下,庫姆塔格沙漠東緣沙丘每年都向陽關鎮推進。經過幾代敦煌人的艱苦努力,移走大小沙丘300多個,移動沙石200餘萬立方米,平田整地2萬多畝,栽植各類樹木400餘萬株,造林約2萬餘畝,昔日沙丘連綿的荒漠變成鬱鬱蔥蔥的綠洲,徹底擺脫了“風沙攆人走”的困境。陽關林場方圓17平方公里的綠色屏障,很大程度上阻止了風沙向黨河水庫及敦煌城蔓延。

中國媒體《經濟參考報》記者實地踏勘看到,陽關林場被砍伐的防護林地全部用來種植耗水量大、需頻繁擾動地表土層的葡萄。據了解,自2000年以來,來自外地的承包戶蜂擁進入陽關林場,大面積租賃林地開發建設葡萄園,葡萄園大面積擠占生態林地甚至有全部取代之勢。來自陽關林場的資料稱,目前葡萄生產已成為林場的支柱產業。

令人憂慮之處還在於,為了滿足葡萄生長對荒漠土的需要,大量取自沙漠的沙子被運至葡萄園,人為增加了林場沙漠化程度。敦煌當地有“寸草遮丈風,流沙滾不動”的諺語,而葡萄種植需要不斷進行除草,如今陽關林場腹地已難覓草被。

甘肅敦煌段的陽關林場還是三北防護林工程的重要一截。三北防護林工程是中國自1978年11月啟動的、在三北地區(西北、華北和東北)建設的大型人工林業生態工程,由國家林業局西北華北東北防護林建設局負責建設。該工程能減緩日益加速的荒漠化和水土流失進程,是國家重要的建設工程。工程開工四十餘年來,有效地防止了風沙侵襲、水土流失等生態問題。 “三北防護林”是中國第一個重大生態工程,也是世界最大的生態建設工程,經過三十多年的努力實現了從“沙進人退”到“綠進沙退”的歷史性轉變。

但成片葡萄園取代多年營造成的防風固沙體系,陽關林場林帶整體防護功能幾近於無。有職工對記者說,刀鋒鋸齒毀掉大片生態林,葡萄園面積一年比一年大,被馴服多年的風沙也一年比一年多,“一場大風刮過,院子裡落滿一層沙子”,如此下去,陽關林場及附近耕地農舍總有一天會被沙漠掩埋。陽關林場的主要功能是防沙固沙,但大面積種植葡萄過度消耗水資源,不僅起不到防沙固沙作用,還會導致區域生態功能不斷衰退,加劇沙漠化風險。

碳中和與垃圾分類

全國首個碳中和垃圾回收站在成都落地,群眾將自己的日常可回收垃圾帶到小屋進行分類投放。通過稱重,可以換算出此次回收抵消的碳排放量。同時還能打卡獲得現金獎勵,學習了解更多碳中和知識。

碳中和是指企業、團體或個人測算在一定時間內直接或間接產生的溫室氣體排放總量,通過植樹造林、節能減排等形式,以抵消自身產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。在碳中和垃圾分類站,大家可以投放自己日常產生的可回收物,通過回收抵消碳排放量,還能獲得收益。

之前社會處於線性經濟的狀態:人們從自然界獲取大量的資源,往往用過一次以後就變成了垃圾,垃圾就變成了有毒有害的物質,只是提取很少量高價值可回收物。現在社會處於向循環經濟轉型的過程。所謂“循環經濟”包括兩大物質流的循環:生物的養分,通過堆肥變成生物的資源;工業產生的塑料、紙等產品,通過技術的方式,達到重新循環的使用,逐漸形成一個長效機制,讓社會整體不再有“垃圾”。要做到這一點,垃圾分類是其中一個前提。

從2016年底提出“普遍推行垃圾分類製度”,到2019年6月指出推行垃圾分類的關鍵是“加強科學管理、形成長效機制、推動習慣養成”,再到2020年新年致辭中提出“垃圾分類引領著低碳生活新時尚”,國家始終關注著垃圾分類這件事。

現在有很多方式通過數字化方式推進垃圾分類宣導,例如開設垃圾分類知識在線學習的網絡課程,通過視頻號等新媒體對垃圾分類進行普及。例如在微信小程序上就有可以建立起統一的分類知識數據庫,隨時更新與添加,並動員廣大人民群眾參與其中。

限塑令

在塑料方面,目前已經有不少工廠在循環使用塑料製作衣服,塑料瓶經過清洗、消毒、粉碎、乾燥等工序後,便可成為製造再生化纖的原材料,而這些原料可以製衣。

從今年元旦開始,號稱是中國史上最嚴限塑令的《關於進一步加強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見》開始生效。此意見分了三個階段,第一個階段是,到2020年,要率先在部分地區,部分領域禁止、限制部分塑料製品的生產、銷售和使用。

再一個就到了2022年,要求一次性塑料製品消費量明顯減少,能夠替代塑料的產品得到推廣,並且塑料廢棄物的回收利用的比例也要提升。那麼在一些塑料污染問題很嚴重的領域,比如外賣,快遞,還有電商等等,都要形成減塑,且綠色的物流模式。

最後的一個節點就是2025年,到那個時候,塑料製品生產、流通、消費、回收這一系列的環節都要形成制度,形成體系,讓更多的產品能夠用來替代塑料。並且在重點城市填埋塑料的比例,或者說量要降低。禁用塑料的種類分的很細。有禁止生產、銷售的;還有禁止或者限制使用的。比如超薄塑料購物袋(少於0.025mm)和聚乙烯農用地膜(農業上用來覆蓋在作物上的薄膜)(少於0.01mm)都不能都生產和銷售了。然後不可降解塑料袋,一次性塑料餐具之後會漸漸的禁止使用,還有賓館、酒店裡面的一次性塑料用品,梳子,牙刷,這些,都不會再免費提供。

而且,快遞的塑料包裝也受到嚴格管控。去年,2020年“雙十一”當天,全國郵政、快遞企業共處理快件量為 6.75 億票,同比增 26.16%,再創歷史新高。到2022年底,重點城市比如北京、上海、江蘇、浙江、福建、廣東等地的郵政快遞網點,會率先禁止使用不可降解塑料。到了2025年,就是全國范圍禁止使用了。

垃圾分類

其實中國在17年就有發布《生活垃圾分類製度實施方案》,住建部在20年底12月初的時候公佈了幾個數據:46個重點城市生活垃圾分類覆蓋7700多萬家庭,居民小區覆蓋率86.6%,其他地級城市生活垃圾分類已全面啟動。 46個重點城市廚餘垃圾處理能力已經從19年的3.47萬噸/天,提升到了6.28萬噸/天,將近兩倍。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平均是30.4%,有15個城市達到或者超過了35%。政策上也會有法規的保障。規矩立的不是擺設,是真的犯了錯就會被處罰。如果把菜葉,食品包裝紙,這些不同類的垃圾放到一起,違規者就會收到人民幣50元的罰單,還會被批評教育。

妥善處理好我們產生的垃圾,能不用到的塑料的時候就不用塑料,應該是我們可以在2021開年做到的一個小美好。

如想了解更多中國綠色環保新聞內容,可免費收聽《可持續播報》播客,本系列節目可在各大平台如Apple Podcast, Spotify 收聽。歡迎大家分享、訂閱我們的頻道。同時大家也可以登陸我們的網站sustainableasia.co,收聽《可持續播報》同系列英文節目Greenbites,以及其他節目內容

PREVIOUS
What are China’s steps towards 
carbon neutrality?
NEXT
Is Hong Kong the Next Green Bond Center?